珠海商務小棧休閒訂房中心 » 包羅萬象休閒轉貼 » 父母“擅自”把千万家族企业过户到儿子名下竟被告上法庭
本頁主題: 父母“擅自”把千万家族企业过户到儿子名下竟被告上法庭 打印 | 加為IE收藏 | 收藏主題 | 上一主題 | 下一主題

wintel




級別: 從五品-知州
精華: 0
發帖: 236
威望: 1156 點
黃金: 1351 兩
貢獻值: 0 點
發文數: 40 篇
回應好評: 0 點
發文好評: 0 點
在線時間:101(小時)
注冊時間:2007-04-10
最後登錄:2018-01-15

父母“擅自”把千万家族企业过户到儿子名下竟被告上法庭

《扬子晚报》7月3日报道,南京某高校这位高富帅,白天卖奶茶,晚上读雅思,只为心中的诗和远方……

拥有一家成熟企业成为千万富翁,是很多创业青年追逐的|想。
可在常州金坛,狾个“90后”大学生程军,为了自己的音乐志趣,在得知父母为让他接班,把家族企业“擅自”过户到其名下后,将父母告上法庭,拒接这超千万的产业。日前,金坛法院一审判芋A宣告这起家族企业转让协议は效。
7月3日,记者与这对父子进行了对话,发现双方态度在悄然变化。父亲表示尊重儿子的选择,而儿子一开始L烈的抗拒态度,也变得温和起来。

【小程在卖奶茶,低调地表示不愿面对镜头】
大二学生成为坐拥千万的老板
老程是常州金坛的一位知名实业家,拥有几家经营状G不错的工厂。
过去20年,他和妻子摸爬滚打,终于把自家原本不起眼的小作坊带上正轨,成为先进的机械装备配件、增压器专用加工企业,主打产品进入石油、铁路、航运等行业,经营和效益越来越稳健。
这两年,年过半百的程先生开始考虑让儿子程军来接班的问题。

【小程平日的卖萌照】
程军在南京某高校音乐专业就读,他一直渴望在音乐之路上有所成就,起初对做生意丝毫不感兴趣。程先生夫妻多次苦口婆心地给他上“社会课”,最终的结果狳づO愿违。
沟通は果后,程先生和妻子商议后,在2016年5月趁儿子在校读书时,到当地工商部门办理了企业名称变更手续,并向工商部门出具2016年5月12日Q定的企业转让协议书一份,主要载明程先生“将自己名下的企业资产和企业名称一并转让给程军,程军一次性支付转让款1200万元,转让手续由程先生代为办理”,协议书落款处还有“程军”的签名。
生米煮成了熟饭。原本在读大二的程军转身成了名副其实的老板。
儿子不领情,与父母对薄公堂
去年放暑假回家,得知自己成了家族企业的合法所有人,程军不是兴奋,而是恼怒,要求父母撤销转让。几番与父母商议は果,去年12月底,他果断将父母告上了法庭,要求判签订的企业转让协议书は效。
从江苏法院裁判文书网上公开的该案判书可以看到,程军通过代理律师陈述了理由:他是在不知情的情G下,被父母冒用自己的签名签订了企业转让协议书,并在工商登记部门将原本父亲名下的企业变更到自己名下,这才诉至法院。
被儿子告上法庭的老程有些难过。他在法庭上说,自己年纪大了,期望儿子来接班。可儿子念的是音乐学院,想将来根据自己的兴趣发展,加上现在企业还有点贷款,他可能对此有些恕腄C那份转让协议上的签名是自己和妻子代签的,整件事情事先的确没跟他说过,企业变更登记过后才告诉他的。
法院审理查明,程先生和妻子在儿子不知情的状态下,代他签了转让协议书。企业变更登记后,还是他的父亲在经营,程军作为未毕业的学生也没能力支付1200万的转让款。企业转让协议书并非程军本人的真实意思表示。前不久,法院作出一审判芋A该企业裁定转让协议は效。

涉嫌规避债务?法院说“NO”!

承办该案的金坛法院法官高妍彦告诉记者,一接手这起案件,她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,就是“新鲜”。可职业敏感又让她瞬间产生了疑问:打这帘x司,会不会是企业为了规避债务?
于是,法院立即通过多种渠道,对程先生名下的这家企业的经营状G和负债情G进行调查。结果发现,这家企业在省内外没有卷入任何经济纠纷,也没有不良债务问题。因而,也不存在虚假诉讼的可能了。因案情简单,法院貝w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审理。

【转让给小程的家族企业,1996年注册,如今资产超千万】
紫牛新闻记者对话父与子
高富帅白天打工卖奶茶,晚上学雅思
现在高校已经放假,不过程军没有回家。程先生说:孩子还在南京,白天打工卖奶茶,晚上学雅思,为出国求学做准备。他这庚l求上进,我们也很支持。
程军是个青春帅气的小伙子。得知记者的采访意图,正在南京一家奶茶店打工的他,开始非常抵触,表示不愿再就这件事多谈什么。经过多次联系,他最终同意,让女友小张代表他回答紫牛新闻记者的问题。
小张透露,关于程军和他父亲程先生的纠纷,她很清楚。程先生把企业过户到程军名下,试图让他开始有一个男人的当。程军的抗拒主要在于他对人生有自己的规划,而程先生的这一行为打乱了他的计划,特别是他的音乐|想。
“虽不是上市企业,但也是有数千万资产的企业,一毕业就要承恩p此重大的责任,而自己可能再也没机会出去闯闯、看看,他的内心当时可能有些抗拒,这才有了那起官司。”小张委婉地说。
回头看来,这一看似}动的貝w,其实埋藏茪@个追|男孩的理想与坚持。
“他从小就被家里宠荂A但这一年他的转变很大,即将成为大四学生,经历了与父亲的纠纷,他开始对未来有了更切实际的规划。”小张说,程军白天在奶茶店打工,晚上学习雅思。打工是为了锻炼自己的独立能力,学习雅思是为了能去澳洲或英国留学。
父亲:理解儿子想去闯闯的想法
如今,官司的纠结已经过去。7月3日,谈起这件事情,老程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显得很平静。
“我觉得自己年纪大了,他也快要毕业了,想把企业给他,我在旁边衬荂A让他快速成长起来。那会儿儿子就不同意,他想出去继续学习。”程先生表示,最后闹上法庭,是他没想到的,但并不怪孩子。孩子长大了,对自己人生有规划,“他说自己就想要出去闯闯,不想老是依靠我们,这种想法很正常,做父母的也该尊重他的意见,也不再L迫他毕业之后回来接班了。”
程军与父亲的这起官司,是一起并不引人注目的家庭纠纷,但也多少折射出当前家族企业持续发展与年轻一代人生规划的}突。老程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就在眼下,他身边类似这帛临接班困境的家族企业,并不在少数。
儿子:让自己变L大了再考虑接班
据小张透露,现在程军已经与父亲达成共识,音乐确实曾是他的兴趣、|想,但这一|想并不太可能成为他一生的职业。他也逐步愿意接手父亲的家业,但前提是能出国系统地学习商科,并去大公司实习锻炼一段时间,积累相关经验,让自己变L大了,用专业姿态承扇_他该承悚责任。
诗和远方,眼前的苟且,都该得到包容
江苏省社科院社会学所原所长陈颐:当代社会是一个越发多元化的包容性社会,越来越尊重和接纳个人在不伤害国家与他人利益下做出的选择。
程军在面临家族产业继承的问题上,他不管作出什么帚选择,は论是白手起家、自己闯荡一番,还是继承家业,都是应当被接受的。程军曾有过对音乐的执荌l求,但后来基于现实,逐步同意接手父亲的公司,这个变化,看起来有几分理想让位于现实的悲怆色彩,但年轻人在做出职业规划时,确实需要冷静地考虑现实。
“关键不在于选择了什么,而是在选择后,你是否脚踏实地地去做。”陈颐说。
(为保护隐私,文中当事人为化名)
頂端 Posted: 2017-07-04 15:06 | [樓 主]
珠海商務小棧休閒訂房中心 » 包羅萬象休閒轉貼

Total 0.015185(s) query 6, Time now is:01-16 17:53, Gzip enabled
Powered by PHPWind v5.3 Certificate Code © 2003-07 PHPWind.com Corporation